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一位德国华人的百日“抗疫”记:从确诊感染新冠到抢票回国,我都经历了什么?

" 今天是第一天,又是一个 14 天。"6 月 3 日小泰发了一条朋友圈状态,配了张盒饭的照片。几天前他从德国出发,到丹麦坐上了回国的航班,落地石家庄后,开启了为期 14 天的隔离生活。

小泰是在德国工作的华人,刚过去的这三个多月对他来说,可能是人生中最难忘的几段时光之一,经历了朋友确诊后的惶恐,自己确诊后的焦灼,他在连日高烧不退后被送进了医院。

德国的首个病例出现于 1 月 27 日,两天后,德国联邦卫生部长延斯 · 施潘柏表示,政府已提高警戒并准备充分。但和多数欧洲国家一样,疫情在初期并未得到当地人的重视," 只有生病的人才戴口罩 "、" 这个病毒的威力和流感类似 " 等看法较为普遍。

2 月份,德国边境和各种商业活动仍一如往常开放着,柏林电影节在 2 月中旬如期举行。

一直到 2 月下旬,德国官方的疫情风险评估为 " 低 "," 应该不会出现爆发式感染的局面,疫情只会影响个别地区。" 德国官方疫情发布机构罗伯特科赫研究所(RKI)在 2 月 24 日对外表示。

早期低估为大规模感染埋下伏笔

2 月末到 3 月初,人们仍如往年般在结束意大利滑雪假期后返乡,再经狂欢活动、妇女节游行为大规模感染埋下了伏笔。到 3 月 8 日,德国累计确诊已破千例。

2 月下旬小泰接待了一位从瑞士来的朋友,到了 2 月底,他在新闻里得知该朋友供职的公司确诊了一例新冠。

在多次联系该朋友未果后,他预感不妙," 就是一直电话不接、信息不回的状态 ",小泰对 21 世纪经济报道说。经多渠道打听后,他终于在到 3 月 5 日确认朋友就是前述新闻的当事人。

" 尽管没有症状,但保险起见,我还是自掏腰包去做了检测。在 3 月 10 号左右拿到了阳性结果后,因为没有症状,就开始自行在酒店隔离。" 小泰说。

为减少医疗资源被挤兑的风险,德国采取重症患者住院治疗、轻症患者居家隔离自愈的策略,着重救治重症患者。

也正是这个时候,德国政府开始调整防疫策略,官方疫情风险评估被上调至 " 中级 ",建议取消一切千人以上的大型活动。德国总理默克尔在 3 月 11 日打破沉默,警告称若照此发展下去,那么最终德国将有 60%-70% 的人感染新冠

(德国每日新增确诊走势 来源:约翰霍普金斯大学)

到 3 月中上旬开始,德国的新增病例数以每日上千例的速度上窜,此后政府不断加码限制措施。3 月中旬封锁边境,接着联邦政府建议关闭大量非必要的公共场所,学校停课,博物馆、画廊、书店纷纷宣布关门,还开始强化医疗体系。

3 月 18 日,默克尔现身电视演讲称,新冠疫情是德国二战以来所面临的最严峻挑战。

而在这期间,很多德国人仍然保持着慢跑等户外活动的习惯,人群聚集在公园等户外场所的景象时有发生。到 3 月 19 日,德国累计确诊病例破万。直到 3 月 22 日,德国终于发布全民 " 居家令 " 的封锁措施,室外场所禁止 2 人以上聚集,到 3 月 29 日累计确诊病例破 5 万。

外面的疫情快速发展着,屋内的小泰眼看着独自隔离的日子即将结束,谁知开始发高烧。

"热度 39 度多、40 度不到,打电话给家庭医生,鉴于我只有发烧的症状,没有咳嗽等症状,对方也只是建议我用冰块毛巾降温等常见的措施,医院电话又打不通。反复持续了三四天后,不知是否是心理作用,我开始发慌,出现呼吸不畅感。"

3 月底,在打通了一家私立医院的急救电话后,小泰终于住进了医院。

" 我应该是在 3 月 31 日的下午进医院的,4 月 1 日做了个手术,主要是清除去年手术没有处理干净的肿瘤,医生分析认为高烧主要还是由肿瘤残留引起的,新冠对我似乎没什么影响。" 小泰说。

医疗科研基本盘稳住死亡率

4 月中上旬,在连续三天检测结果呈阴性后,小泰出院了。

而医院外的世界似乎迎来了疫情拐点,进入了逐渐解封的阶段。在与 16 名州长会谈后,默克尔在 4 月 15 日宣布逐步解除疫情防控措施,现有封锁措施再实施两周,5 月 4 日起允许中小学逐步复课,但仍将保持严格的社交距离措施。

尽管在初期德国民众低估了病毒的威力,但官方很早就开始做准备,并快速调整了疫情应对策略,后期凭借严格的措施及发达的医疗、科研底子,交出了一份还不错的 " 抗疫成绩单 "。

据德国官方的疫情发布机构罗伯特科赫研究所(RKI)公布的数据,截至当地时间 6 月 6 日 0 时,德国累计确诊超 18.3 万例,累计治愈超 16.8 万人,累计死亡超 8600 人。尽管确诊病例和欧洲多国相近,但 4.7% 的死亡率则相对低了不少。

(主要发达国家新冠累计死亡走势 来源:Our World in Data)

德国的医疗底子强大。在疫情暴发之前,德国就有 2 万 8 千张重症监护病床,平均每 10 万人拥有 33.8 张,远高于欧盟每 10 万人 14.3 张的平均值,此后又增加到了 4 万张。

德国科研团队 1 月初便开发出快速检测试剂;到 2 月,超过 300 个德国实验室被委托研发检测试剂并开始大规模量产,检测能力持续得到强化。到 3 月中下旬,检测数量开始大幅提高,3 月份,德国每周检测数量为 16 万件,到 5 月中,该数字大幅提高到了 36 万件。

相关分析指出,德国死亡率低也有其幸运的成份,因为感染人群年龄偏低,据 RKI 公布的数据显示,德国确诊病例中 60 岁以上人群占比为 3 成左右,再看意大利,其近 4 成确诊病例为 70 岁以上。

德国解封之际 小泰决定回国

5 月 6 日,默克尔宣布开启大规模的复工:允许餐厅、酒吧和商店再次开放,但人要求严格保持 1.5 米的社交距离和公共场所戴口罩等规定。

她还强调,每 10 万人中如果一周内的新增确诊数超过了 50 例,就必须重新收紧措施,直到数字下降到 50 以下。

眼下,德国复工已有一个月,R0 值在复工的第一周出现了短暂的反弹,在 5 月 11 日时升到了 1.07,一些地方也陆续出现了聚集感染事件,包括肉类加工厂和养老院等,此后一直回落并维持在 1 以下。

在德国解封之际,小泰决定回国。

几经机票被取消后,他锁定了一张人民币 3 万多从丹麦回国的机票。小泰说,决定回国一方面是因为公司允许在 10 月前都可以远程办公,此外这次的经历和一些见闻也让他有点难受。

" 一方面是在医院的一些见闻,我有次看到一位护士在哭,一问得知医院每天都有垂危老人的家属因为呼吸机费用昂贵拒绝签字,上呼吸机是 10%-15% 左右的存活率,但费用昂贵,医保不能报销,要有商业保险才可以报销。" 小泰说。

欧洲作为老龄化较为严重的地区,在此次疫情中养老院等老年人集中的设施成了疫情重灾区,德国也不例外。

德国早期的死亡率低于 1%,但当病毒抵达养老设施后,死亡率攀升至了 3% 以上,RKI 在 4 月下旬公布的相关数据显示,截至当时德国 4600 个死亡病例中,三分之一来自养老院。

小泰说他听说了一些养老院的悲剧," 在我看来,一个国家如果连自己的老人都照顾不好,那是否还值得向往? "

德国联邦卫生部长延斯 · 施潘曾在 5 月 22 日表示,将加大对养老院等相关设施的检测力度,养老院等护理机构只要出现一例确诊,那么就必须进行全员检测。

还有一个遭遇让小泰难忘。在中国疫情暴发后,他去德国当地一家米其林星级的亚洲菜餐厅用餐,店门口挂着 "no Chinese" 的标示,尽管此后不断接到餐厅老板的道歉邮件," 邮件说标示并非本意,但我觉得这样的解释毫无意义。"

小泰目前已符合申请德国永居的资格," 前几天收到邮件,让我准备好社保、税收缴纳记录等申请材料,我想再考虑一段时间,等我之后回德国再说吧。"

以上内容由"21世纪经济报道"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

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抢庄牛牛 顺配宝配资 北京快三玩法中奖表 精选三肖三码中特期期准 体彩陕西11选5 福建快三开奖结果查询 京投发展股票行情 江西快三推荐一定牛 股市行情查询 排列三3天独胆计划必出 广东11选五最新骗局 海南环岛赛彩票玩法与开奖 黑龙江22选5中奖情况 电影急速赛车手 上海11选5走势 股权基金配资 平特一肖资料免费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