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外卖“口水门”再引热议,“食安封签”是否应立法强制,各方看法不一

上观新闻 2019-10-30

今年 10 月,网上流传一则自拍视频,视频中一名外卖小哥因与顾客有矛盾,而向餐中吐口水。细心的网友通过视频中出现的一张收银单据,得知事发地在上海漕溪北路附近。后经调查,该外卖员并非某外卖送餐平台的配送员,而是商家自行联系的顺丰快递员。事发后,该快递员已被永久封号。

这已经不是外卖领域第一次出现类似问题了。

2017 年,广东省清远市一电梯内的监控显示,一位美团骑手擅自打开外卖偷吃餐食。2018 年 12 月,有上海市民反映,路经浦东新区杨思路时,看到一名美团骑手将外卖洒在地上后,又将外卖捡起来,继续配送;同一个月,有市民反映,在饿了么平台上订了一份餐食,结果发现一张送餐纸混在汤料中……这些问题不禁让人产生疑问:有没有办法让消费者在收到外卖时可以确认餐食是否被动过手脚?

实际上,办法不是没有。上海从 2018 年起就逐步试点外卖 " 食安封签 ",到今年下半年起更是进入了推广的加速期。但为何相关问题仍频频发生?是封签自身有设计缺陷?还是推广使用的过程中发生了什么问题?

食安封签有无必要?

所谓食安封签,是指为保证食品安全,防止外卖食品外包装在配送过程中被拆启所用的一次性封口包装件,它可能是一个扣住盖子和餐盒的锁扣,也可能是扎住外卖袋口的粘纸。食安封签均为一次性用品,一旦受到外力被破坏,便不可复原,消费者可以此判断外卖在送到前有没有被拆封。

对于食安封签的作用,记者采访的大多数人都表示认可。

美团点评政府事务华东区副总监王斌表示,过去,面对外卖异物的责任归属,商户和送餐员经常扯皮,商户说送餐员在送餐过程中动了手脚,送餐员则说是商户加工食品的环节出了问题。有些时候,商户和送餐员还会认为是消费者收到外卖后从中作梗,想借机索取赔偿。

真要理清楚责任,往往要耗费大量的举证成本,还很可能因为距离事发过了一段时间,结果不了了之。理论上,设置了食安封签后,送餐员、消费者在接餐时均可以确认外卖有无问题,一旦发现问题,责任便可以快速明确和追溯。

一名王姓的 " 饿了么 " 骑手告诉解放日报 · 上观新闻记者,食安封签既能保护消费者,也能保护骑手。有一次,客户反映外卖少了一块炸猪排,但好在外卖送到时,袋口的食安封签完好无损,这就证明不是骑手 " 偷吃 ",而是商户在打包时漏了,让消费者联系商户补发就行了。

通过调研,看到了食安封签的意义,上海市市场监管局今年 8 月宣布加大食安封签的推广力度,以美团外卖和饿了么两大外卖送餐平台为主要渠道,今年向餐饮商户发放 500 万个食安封签。

监管部门全面试点推广的食安封签主要有两种样式:长条形的粘纸主要用于塑料袋,圆形的粘纸主要用于纸袋。

根据不同的印刷内容,这些食安封签又可分为 4 种版本:一是商家个性版,如肯德基等企业自行设计的食安封签;二是送餐平台通用版,由饿了么、美团等平台设计统一样式,供在线商户使用;三是商户定制版,由送餐平台设计基本样式,再由商户添入个性要素;四是公益宣传版,由上海市食药安办、上海市市场监管局设计、免费发放,这种食安封签上印有 " 买安全外卖 看食安封签 " 等字样。

食安封签可否持续?

然而,食安封签虽好,但也有业内人士质疑,在没有任何规定强制使用它的前提下,等到 500 万个免费的食安封签都用完后,送餐平台或在线商户是否有动力再去持续尝试这一做法。

饿了么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内部人士坦言,对于政府部门的倡议,平台一直积极响应,主动采购了一大批食安封签并免费派送给在线商户使用,但不少商户并不领情,任由这些食安封签堆在店里积灰。

谈及原因,许多商户都抱怨每天烧制、打包外卖已经忙得不可开交,别看放一个食安封签似乎很轻松,但实际操作过程中,根本没时间去多此一举,毕竟这不是一件强制要求的事情。

食安封签遇冷,还有一大关键原因是成本。王斌透露,如果食安封签的成本完全由在线商户负担,那么单个的成本将随着采购量的多寡来浮动," 粗略计算,假设一次的采购量在十几万个,平均每个的成本可以降至 0.03 元左右;采购量很少的话,单个成本可能超过 0.1 元。"

记者算了一笔账,假设一家平台在线商户日均送餐量有 200 单,且每单打包时都会用掉一个食安封签,那么 1 年需采购 7.3 万个食安封签,如按 0.03 元 / 个计,1 年需要为食安封签支出 2190 元。支出不算多,但也是笔成本,在没有强制要求的情况下,小本经营的商户难免会犹豫。

如果商户为难,那么外卖送餐平台会不会 " 买单 "?按照饿了么、美团目前在上海的日均送餐量,假设每单都要用一个食安封签,成本按 0.03 元 / 个计,那么 1 年需支出 2190 万元。没有强制要求的前提下,要不要承担这笔成本?恐怕这是值得两大平台认真思考的问题。

假设商户或平台承担了食安封签的成本,还会有个问题:是否会转嫁到消费者头上?对此,饿了么和美团方面均向记者回应称,平台并没有任何设置会允许商户向消费者收取食安封签的费用,日后也会加强告知和宣传,严禁商户借着食品安全的名义向消费者收取额外费用。

不过,据记者了解,许多商户仍可以通过菜品涨价的方式来 " 弥补 " 购买食安封签的成本,若平台询问,他们完全可以把原料、人力等成本上涨作为应对理由。

食安封签必须强制?

不少消费者会有疑问:如果食安封签是个好办法,为何不能在全市范围内要求所有外卖强制执行?

上海市食品安全工作联合会会长顾振华介绍,目前,尚无一部食品安全的法律法规或标准提及食安封签的问题,将食安封签入法,或建立相关标准,对于企业和商户来说,投放和使用食安封签才会有可操作性。

锦天城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仲徐惠透露,应上海市市场监管局之邀,他们正在起草《外卖食品消费纠纷解决指南》,这是一个类似于行业自律规范的指导性文件,鼓励外卖食品消费过程中的参与人员协商约定使用该指南,确定彼此的民事权利义务。

上述草案中就有相当部分的条款涉及食安封签,比如明确,消费者因网络餐饮服务第三方平台提供者、餐饮服务提供者、配送人员不规范使用食安封签受到损害的,可向相关责任方请求赔偿损失;又比如,食安封签在消费者签收前已经破坏的,消费者可选择无条件退货等。

" 相比法律法规或标准,指南只是一种指导性文件,没有强大的约束力,但立法是有过程的,我们希望抛砖引玉,为将来的立法环节提供一定的参考。" 上海市市场监管局食品协调处副处长陈艳表示。

" 最好是立法明确,但现阶段没有立法,不能代表这件事情就没有做的必要。" 复旦大学法学院教授王全弟打了个比方,就好像垃圾分类是有意义的,但也有社会从不重视到重视进而立法的一个漫长的过程。

王全弟认为,食安封签的确需要付出一定的成本,但平台和商户应当从全局好好算一笔账,到底是省这些钱,等到发生问题无法明确责任,导致消费纠纷迟迟无法解决,进而影响商誉划算,还是花了这笔钱,让消费者放心地享用外卖,进而增进品牌形象划算?答案不言而喻。

但也有不同声音。上海市消保委副秘书长唐健盛认为,食安封签本身是一件有利于促进社会食品安全信心的好事,但现阶段,并不是急着立法的好时候。

唐健盛表示,食安封签从诞生至今只有很短的时间,许多问题需要通过不断试错才能有逐渐清晰的答案。比如,目前什么是食安封签都没有明确的界定,有些商户使用的订书钉、透明胶等工具算不算简易版的食安封签?又比如通过食安封签是否完好,就真得能彻底界定外卖中异物的责任归属?假如食安封签被破坏过但又有人换了个新的呢?又或者餐食本身没有食品安全问题,只是食安封签在不可抗力下坏了呢?……

在动用立法资源之前,这些都需要时间来给出答案。

栏目主编:张奕 本文作者:陈玺撼 题图来源:陈玺撼 摄 编辑邮箱:[email protected]

文中图片来源:陈玺撼、徐汇区市场监管局

以上内容由"上观新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上观新闻

上观新闻

站上海,观天下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抢庄牛牛